养老财富储备“知易行难”,付诸行动者不到三成

2022-02-11 20:24 一财网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老龄化趋势下,养老金储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大家在普遍意识到要准备养老钱的同时,真正付诸行动并有完整规划的人却又寥寥无几。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2月10日在其官微上发布的《中国养老财富储备调查报告(2021)》(下称“报告”)就揭示了这一现象。报告数据显示,在34个省份收集到的7438份调查问卷中,大部分受访者具有退休规划意识,但仅有27%的人把养老规划付诸于行动,而有完整规划的只有4%。在实际和预期退休收入中,受访者对基本养老保险的预期和依赖度都很高,不过保险已成为家庭资产配置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基本养老金依赖度高

我国“三支柱”的养老保障体系中,目前发展并不均衡,第一支柱基本养老金“一支独大”,第二支柱企(职)业年金近年来增长放缓,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产品刚刚起步。

事实上,目前大多数民众对于基本养老金的依赖度仍然很高。报告显示,实际和预期退休收入中,约83%的受访者选择了基本养老保险作为退休后收入的来源。

不过,随着近几年老龄化的加速,基本养老金支付压力巨大,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结余增速明显放缓,而在2020年更是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负增长。第一财经联合长江养老发布的《长三角养老金融发展情况》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全国城镇职工养老金结余环比增长分别为14%和16%,而2019年却迅速跌至7.3%,2020年则直接变为负增长11.5%。与此同时,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的替代率在近几年始终没有突破50%。

在这样的背景下,除了基本养老金之外,大家也开始关注并多方开拓其他退休金收入来源,这一趋势在报告中也有所体现。

报告数据显示,除了基本养老金外,38%的受访者选择了储蓄、理财等银行类产品,30%选择了企(职)业年金,29%选择了商业养老保险、个人税延养老保险、投资连结性保险(含万能险)等保险类产品,即银行类产品、企(职)业年金、保险类产品被三分之一左右的受访者认为是退休后收入的来源构成。

来源: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

来源: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表示,大多数人已经认识到养老需要依靠多元化资金来源,不能仅依靠基本养老保险;百姓的养老规划意识逐步提高,很多人明白应当拥有适合个人的养老规划方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养老金融产品,关注不同产品的特点。

值得一提的是,各收入区间购买保险的受访者占比相对稳定,保持在30%上下的水平。报告认为,这或是由于保险兼顾储蓄投资和风险保障的双重属性,已成为家庭资产配置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保险业除了保险产品外,近年来保险资金也在积极参与养老保障体系与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在养老金管理和养老产业投资方面发挥了主力军作用。

保险资管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表示,在养老保险第一支柱、第二支柱、第三支柱领域都有保险机构的重要参与,特别是在企业年金管理方面,在22家具有投资管理资格的机构中,有6家保险机构、2家保险资管机构,2020年投资管理企业年金规模最大的三家金融机构均来自保险系,市场份额占比为41%。在养老产业投资方面,据泰康健投的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月,保险机构在全国34个城市布局了养老产业,累计床位将超过13.3万张,国内布局养老的人身险公司比例达47%。

养老财富储备“知易行难”

养老收入来源的多元化意识已有所增强,但报告认为,总体而言,民众对于养老财富储备的规划性仍然缺乏。

“当前,从养老财富储备看,养老压力日益加大,居民家庭财富亟待向长钱养老转化。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未富先老、未备先老问题突出。2020年中国居民财富总额突破78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位居第二;但中国居民财富的60%为房产,占比仅40%的金融资产中还以现金、短期储蓄和理财等居多,在老龄化背景下养老财富储备面临较大挑战。”曹德云表示。

报告显示,仅有27%的人把养老规划付诸于行动,而有完整规划的只有4%,想过但没有具体规划的人则超过了半数;还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从未想过退休规划。

报告认为,养老投资规划过程中,困难相对集中,制约了养老投资从意愿向实际行动的顺畅传导。“没有额外收入来支持养老投资规划”、“担心养老投资的风险过大,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认为自身的专业知识不足,难以进行养老投资规划”是最为普遍的三项困难。缺乏时间打理投资、养老产品选择困难、现有产品不符合需求等原因同样起到了一定的制约效果。

近两年市场上打着“养老”旗号的金融产品不少,但其中部分产品与普通金融产品在实质上并无显著差别,这些产品也是监管整治的关注点之一。需求端的缺乏认知和供给端的乱象共同的作用下,养老金融产品的特性在消费者眼里变得模糊。此次报告显示,近半数的受访者分不清楚养老金融产品和普通金融产品的区别,剩余半数受访者也大多仅在最低程度了解其区别。

董克用表示,本次报告中确实发现了一些引人深思的问题。在个人层面,一些人有意识却不行动。而养老储备必须要趁早积累,尽早行动。在企业层面,养老金融产品供给还不足。金融机构需要在充分了解百姓需求的基础上,创新养老产品和服务。在政策层面,政府应该让百姓了解相关政策,明确养老预期,从而更好地参与到“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来。

报告建议,为推动养老财富储备进一步发展,需要加快政策顶层设计,扩容、拓面,加强民众养老储备;加快推进养老金融教育,提升民众养老规划意识及风险防范能力;并且加快丰富养老金融产品服务供给,满足大众多层次养老需求;同时加快提升养老服务水平,营造“适老化”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