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能源一个跌停终结“六连板” 抽水蓄能电站项目还“遥遥无期”

2022-03-04 22:03 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记者 韩迅 上海报道

这场由“80亿的抽水蓄能电站项目”引发的“豪赌”行情似乎要告一段落了。

3月4日早盘,宁波能源(600982.SZ)高开低走,最终收盘以跌停报收7.07元/股,市场“翘首以盼”的第7个涨停落空了。

在此前的6个交易日里,宁波能源连续6个涨停,原因就是一份投资额达到80亿元的抽水蓄能电站项目合作意向书。

三年前才有抽水蓄能业务

资料显示,宁波能源是2004年7月6日,原本名为宁波热电,2020年10月更名为宁波能源。

实际上在2019年之前,宁波能源都没有抽水蓄能业务。

为了避免同业竞争,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决定将包括热电企业在内的所有能源类企业托管给宁波能源,其中就包括“宁波溪口抽水蓄能电站有限公司”(下称溪口公司)。

2019年5月25日,宁波能源完成等溪口公司等资产标的的过户,自此有了抽水蓄能电站业务,至今不到3年。

“溪口公司目前装机容量大概是80兆瓦,是一个不大的项目,主要是因为它做的比较早,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建了。”3月4日,宁波能源董秘沈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溪口公司目前运营稳定,“但是相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其资产与营收占比都比较小。”

Wind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溪口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9842.49万元、9296.75万元和5001.50万元;实现净利润1743.48万元、1549.72万元和877.58万元。

而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宁波能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12亿元、44.11亿元和21.1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2.53亿元和0.93亿元。

由此可见,溪口公司对宁波能源目前的业绩贡献并不大。

项目还尚处于意向阶段

宁波能源这一轮的疯涨始于2022年2月24日,该股开盘8、9分钟后就被拉升至涨停,虽然盘中多次打开,但宁波能源最终还是以涨停报收4.87元/股。

此后,2月25日、28日,3月1日、2日、3日,宁波能源连续涨停,以至于该公司不得不连续发布风险提示。

从市场消息面来看,唯一能刺激宁波能源股价“六连板”的消息就是该公司2月28日晚发布的一份公告,该公告显示,“公司与宁波市奉化区人民政府、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签订了《宁波奉化抽水蓄能电站项目投资建设合作意向书》(下称“《合作意向书》”),项目装机规模约120万千瓦,投资估算约80亿元。”

某券商电力及公用事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国家对“抽水蓄能电站项目”的审批非常严格,“首先,项目要先列入国家抽水蓄能发展规划中,然后还要得到国家能源局的批准。获得批准后,当地发改委还有对项目进行核准,时间跨度较长。”

在采访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宁波能源的《合作意向书》真的仅仅处于“意向阶段”,很有可能是一种“排他性”的协议。

“我们三方只是达成了一个合作意向,作为上市公司来说,披露这个事情主要是为了提示风险。”沈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项目与去年11月签署的《海曙龙观抽水蓄能电站项目建设合作意向书》一样,“都还没有纳入国家抽水蓄能发展规划,也没有实质性进展。什么项目选址、施工建设等还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根本就谈不到这些。”

对于80亿元的投资额,沈琦坦言,这是根据当地的水头落差估算的装机容量来初步推测的,“至于以后真正实施的时候,具体的资金数额如何解决,到时候再具体研究,无非是自有资金、债权、股权,或者引入战略投资者几种而已。”

涨停背后是“游资大本营”

股价在二级市场上“六连板”,宁波能源也连发了几次风险提示公告。

从上交所披露的交易公开数据来看,推升宁波能源上涨的背后资金主要就是游资,而且是被市场誉为“游资大本营”的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市几个营业部。

2月24日-25日,宁波能源“六连板”前两个涨停板的前五大买入席位分别是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中信证券上海漕溪北路营业部、中国银河证券北京中关村大街营业部、华泰证券公司总部和光大证券佛山绿景路营业部。

到了2月28日-3月2日,宁波能源的这三个涨停板买入前五大席位就变成了以东方财富证券的“游资大本营”为主的资金,分别是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一营业部、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国盛证券湖北分公司、国泰君安证券上海分公司和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一营业部。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能源这三个交易日的前五大卖出席位中有四个席位来自东方财富证券拉萨的“游资大本营”。

3月4日,宁波能源的第6个涨停板,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市的4个营业部又分别出现在该股前五大买卖席位之中。

可见,推升宁波能源连续涨停的大部分资金都在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市的几家营业部之间“倒腾”。

“我们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资金在买公司股票。”沈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交所之前给公司下发的监管工作函,“只是一个风险提示,没有其他意思。”

不过,沈琦坦言,公司还是非常看好抽水蓄能电站项目的发展前景,“否则我们也不会做这个件事情。”

(作者:韩迅 编辑:张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