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查了2783部国产电影片名 竟然发现了不少秘密

2022-03-26 09:15 新京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新京报3月26日报道 片名是电影作品带给观众的第一印象,它的好坏甚至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电影的“出圈表现”,因此片名尽量简短、平实、表意明确、兼顾影片的类型、内容和主要风格,要在一定程度上利于影片传播。对此,新京报记者以灯塔专业版自2014年开始录入的数据作为主要数据来源,统计了2014年至今的国产电影片名数据,从凝练的《影》《夺冠》,到读起来拗口别扭的《我爱的是你爱我》《可不可以你也刚好喜欢我》,采访业内外专家探讨片名长短的学问,了解创作者对于片名设定的幕后,调查多名观众对于电影片名长短的看法,共同了解电影片名的现状。

青睐“短小”,四字片名最“受宠”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至2022年3月,中国电影市场共上映了2783部国产电影(其中不包括重映、无票房数据产出的电影),电影片名长度从1字到18字都有涉及。资深院线经理李玉霖告诉新京报记者,国家电影局对于电影片名的长度没有要求,通常需要电影制作方在立项的时候进行申请,在很多年前,甚至还有20字以上的片名,只是这种案例这几年逐渐减少。记者对近三千部电影进行了筛查统计,发现这些电影里2字至9字片名数量相对较多,达2596部,占据了整个电影数量的93%。其中,最常用也最受青睐的当数4字片名影片,达967部,占比34%,例如《流浪地球》、《红海行动》等;其次“受宠”的是5字片名,共475部,占比17%,例如《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等;最少使用的是1字片名影片,仅有9部,比较出名的要数张艺谋执导的《影》。

张艺谋的执导影片《影》,片名仅有一个字。

大多数国产电影依旧青睐于“短小”的片名格式。简洁的片名能够提升电影核心内容的传达率,并且可以给电影的宣传提供更多便利,观众对几个字片名的记忆会更深刻。例如中国国产电影票房榜前十名片名长度基本都在7字以内,榜首《长津湖》、亚军《战狼2》都仅有3个字符。票房分析师罗天文表示,“短小精练”一向是大家对电影片名的直观感受。如果有些电影的演员阵容和内容并没有那么突出,没有什么宣传点,再有一个较长甚至拗口的片名,有时就会令观众在第一时间产生疏离感。

2016年为长片名“集中爆发年”

2016年为长片名“集中爆发年”

观众会根据电影片名对电影主题和内容进行猜测,进而决定是否看这部电影;电影制作方、发行营销方也想尽“花式”片名来吸引注意力。用一些言简意赅的话语难以精准表达电影核心内容,有时就会给电影取一个比较长的名字。记者发现,八年中仅有两年的长片名电影(超过5字的片名为长片名)超过100部,其中,2016年为长片名最多的年份,数量达到117部,占全年国产电影的31.5%。长片名中,7个字的片名最多,有诞生出高票房的电影《微微一笑很倾城》(2.7亿元),也有名不见经传的《脚尖上的信天游》(1680元)。另一个长片名破百的年份是2021年,这一年国产上映影片达到417部,长片名的电影有113部,比起以往,这一年六字片名、七字片名数量大幅上涨。

这样的趋势也延续到了今年,至截稿时,今年前三个月上映的65部国产电影中,长片名电影就有27部,几乎占据了新上映影片的一半。尤其是情人节档三部爱情电影,《十年一品温如言》《好想去你的世界爱你》《不要忘记我爱你》片名长度都在6字以上。这几部电影的口碑相对欠佳,甚至引起了很多观众的花样吐槽,“两部都是‘爱你’傻傻分不清,那就选了‘一品’,结果太难看了”。罗天文认为这样的片名太专注于情绪表达,本想做一个情感噱头吸引观众,却没有让观众领会到其中的要义,虽然不能轻易地认为长片名令人判断有障碍,会导致电影票房口碑不济,但长片名有时会引发观众的好奇心,有时也会令观众失去理解的耐心。

2016年为近八年中长片名最多的年份,数量达到117部,占全年国产电影的31.5%。

爱情片最喜欢用长片名

从这些电影的起片名策略和票房数据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些规律。比如国产电影票房榜前十名中,电影类型涵盖了喜剧、动作、动画、战争、爱情等,这些片名几乎一打眼就知道它是什么类型,能直接揭示出电影的核心内容。另外,有些电影因为是系列电影,有IP加持,尽管本身的名称很长,但是已经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因此不需要重新起个短小的片名。据统计,最喜欢用长片名的是剧情片,其次则是爱情片。但剧情片因为对类型划分表达比较笼统,有时会涵盖爱情、动作等类型,定位不算太精准清晰,所以可以忽略不计。但爱情片则注重情绪表达,在8年数据中,长片名的爱情电影达146部,中央戏剧学院影视系副教授、编剧倪骏告诉新京报记者,近年来爱情电影确实有片名越来越长的趋势,比如《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以年为单位的恋爱》,有些时候这些念都念不顺的长片名对电影传播会有一定影响,这些片名不可能做到一目了然,需要自己去进一步理解,它虽然能将电影的故事讲出来,但口口相传的时候几乎念不清楚,给人一种很“凹造型”的感觉。

动画片也是长片名的高度使用者,不少动画片是系列电影,比如《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和《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几乎都是当年片名字数最多的电影,就因为主标题本身就很长。据调查,超过10字长片名中最常出现的字词是之、你我、爱情、青春、总动员等。有些电影喜欢找一些诗词、格言、歌曲名、歇后语做改编,或是基于小说名字、剧本台词进行提取,这样的电影也容易成为长片名。李玉霖认为,除了IP加持的电影,部分长片名电影存在一些传播上的不利,“制作者在创作的时候不要太故弄玄虚,朗朗上口且直指电影内容的片名一定是观众喜闻乐见的。”

近八年数据中,长片名的爱情电影达146部。

奇葩电影片名

“吸睛”不足,“劝退”有余

面对目不暇接的新映电影,片名成为电影与观众初次见面给对方留下的第一印象,也是电影在推广过程中的首轮宣传,经过市场检验,片名作为电影制作的创意部分,在电影产品的宣传、广告、多次售卖、品牌构建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既然如此重要,优质的电影片名具备哪些要素?观众和院线对电影片名的接受程度?如何起一个精准且出挑的“好片名”?一些看似“奇葩”的片名对于观众来说,是“吸睛”还是“劝退”?新京报记者专访院线经理、票房专家、导演和宣发方等业内人士,请他们结合自己的阅历来总结一些实操经验。同时也请观众发表自己对于片名的最直接观感。

[院线]

长片名不会影响票面打印

二次元粉丝很“吃”长片名

多位院线经理告诉新京报记者,只要上映电影能够审批通过,再长的片名都可能出现。李玉霖从事院线工作十多年,见证了数部电影的上映、宣传、下映,在他的印象里每年高分的电影片名大多不超过四个字,这样的片名好读易懂并且念起来有气势,比如《乘风破浪》、《悬崖之上》、《夺冠》和《八佰》等片名都提升了影片的卖相。他说,为什么最近电影的片名越来越长,很多跟爱情、文艺类型属性有关,一般爱走日系、纯爱、小清新风格的电影,或是从改编的原著小说提炼出来的金句,片方认为这样的名字可以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于是就会有十字以上的电影片名。

华谊兄弟影院管理公司总部排片经理唐乐向记者介绍,长片名对于院线来说在实际操作上没什么影响,在银幕画面上片名一定会得到全面的展示,一般正规的影院售票大厅的显示屏上大多会用滚动的方式对片名进行展示,售票系统一般规定好了票面大小和字体大小格式,可能会存在片名太长在票面上串行的现象,但一般来说也一定会将片名进行全面展示:“影院很难因为某部片名很长的电影进行打印机的调整,所以票面显示上可能会有串行现象,但对于电影片名的录入、传播一定是根据发行通知为准,可能在工作交流中会对这些片名太长的电影进行简称,但对外一定会尊重创作者,以发行通知为准。”他介绍,不能对片名长短与票房多少的关系下定义,相对来说片名短小会让观众觉得简明扼要,但有时长片名却会吸引另一部分观众。“一些喜欢二次元、轻小说等流行文化的年轻观众就很‘吃’长片名,《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如果声音不记得》之类的。又比如动漫《钢铁飞龙之奥特曼崛起》系列之类的,对于粉丝来说,片名再长都不是问题。”

[宣发]

应重视“功能性”

不过分追求形式不过度玩梗

采访中,多位电影制作人都给出了类似的观点:给一部电影起名字是非常有难度的,有时需要在几百几千个片名中选择,有时却连一个字都“憋”不出来,困难程度堪比给新生儿取名字的父母,需要反复斟酌,反复筛选。在罗天文看来,电影片名没有百分之百的完美,毕竟要在有限的字数内表达两三个小时的内容,因此对片名不应过多苛责,但应该注重这几个字的功能性,让观众去探寻更多电影信息,而不是一个艺术形式,且必须和电影其他部分和谐运作,共同对电影进行包装。记者发现,网上不乏有推文征求网友意见给电影取名字,那么,取电影名字究竟有什么讲究?

从前面的数据可以看出,好片名要将电影内容最精彩的地方提炼出来。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宋维才表示,优秀的片名能第一时间抓住观众的兴趣,引起观众注意,比如《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能直观地感受到主旋律电影的新颖表达化,一看就知道是在祖国、家乡发生的事情,与每个观众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会引起观众的爱国情怀和观看热情。第二,片名要引起观众对电影的兴趣,对于电影类型的精准描述有助于吸引目标受众,比如“古”、“仙”、“魔”、“侠”则是对标奇幻、古装题材,比如《哪吒之魔童降世》、《西游降魔篇》;再比如对小说、网络文学进行改编或翻拍的电影,在片名上标注或是沿用其他文学形式的名字更吸引受众,例如《盗墓笔记》、《狼图腾》、《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

《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的片名是在致敬经典影片《这个杀手不太冷》。

罗天文说,起片名没有硬性要求,具体电影有具体片名的操作方式,但有些经验是通用的,比如片名里不要出现太过高级、生僻的词汇,不过度玩与内容毫不相关的文字梗、谐音梗,片名设计一定要保证观众能领会,否则会适得其反。“电影片名是能引起观众欲望、能给观众留下记忆,并且为观众提供一个购买理由的,比如《烈火英雄》就激起人们对消防员的致敬,《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则是在经典影片《这个杀手不太冷》后面加了一个‘静’字,借力打力,让观众对这部电影产生兴趣;再比如《警察故事2013》《英雄本色2018》,或是沿用前作名称的《长津湖之水门桥》,借用观众已经产生深刻印象的作品进行衍化,对观众而言辨识度极高,也能强化系列电影的品牌。”

[导演]

希望观众会在片中感受情绪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是李睿珺执导的第一部片名比较长的电影,他回忆,当时市场上没有太多长片名的电影,对电影片名的长短并未做太多考虑,因为电影改编自作家苏童的同名小说,在改编剧本、拍摄过程中一直没有找到比这个名字更合适的片名,于是就进行了沿用。他执导的另一部电影《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这个片名灵感来自于剧本创作中的一句台词,李睿珺认为这句台词和电影的主题、气质完全契合,他对这个电影片名也颇为满意。“对于我来说,电影片名的字数并不是一定要多长或者多短,主要是适合这个影片,能给观众一个大概的印象,贴合影片本身的气质,当然在创作过程中也会想到一些其他的片名,我会将这些名字写下来,但最后还是忠于自我表达,选择一个感觉上最合适的。”李睿珺说,他也没有想到这几年长片名越来越多,可能太长的片名会让观众不太记得住,但至今也没有遇上宣传发行方要求他因为长度改片名的,“片名要根据具体的剧本情节和自己的审美喜好决定,我认为观众能欣赏出长片名的气质,就像还有不少人评论说,李睿珺乘着白鹤去了水草丰茂的地方拍片(笑)。”

影片《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的片名来自于《无言的结局》里的一句歌词。

新京报记者对多位导演的问询了解中得知,电影片名字数多少对导演来说没有特别的规定,大多根据电影的状况决定,曾执导多部青春爱情电影的导演姚婷婷,她的作品有几部都是长片名,《我在时间尽头等你》、《谁的青春不迷茫》,她说这些片名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因为有原著小说的加持。还有一些来自于歌曲名的电影片名也会稍微偏长,比如《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孟庭苇同名歌曲)、《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童安格同名歌曲)等。近期上映的电影《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就有11个字,导演李亘透露这是来自于《无言的结局》里的一句歌词,这个片名透露电影就是一个关于离别的故事,对于离别,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是很残酷的,但电影是高于生活的,会更浪漫。我们不用去管它的字数多少,观众会在电影里感受情绪的。

[观众调查]

片名太长你会记得住吗?

电影片名可以称得上是一部电影的眼睛,通常,片名几个字就能形容这个电影的内容,也能凸显对观众的吸引力。观众会因片名的精准前往影院,比如一看《悬崖之上》、张艺谋这两个关键信息就会买票,也会被一些字数较多、读起来拗口且没有记忆力的片名“劝退”。近期上映的几部爱情电影就出现了类似的问题,《可不可以你也刚好喜欢我》、《十年一品温如言》、《好想去你的世界爱你》、《不要忘记我爱你》,都在7个字以上,并且非常容易混淆,果不其然,这几部长片名电影的豆瓣评分都非常低,票房表现也很惨淡。另外,有些无厘头的片名,例如2014年周秀娜主演的一部爱情片《我想结婚的时候你在哪》,虽然看片名就会让人发笑,增加了热度,但并未带来高票房……观众会在乎片名的长短吗?对此,新京报记者抽样调查200名观众,由他们来讲述自己和电影片名的“不解之缘”。

[观众分享]

奇葩长片名,直接拒绝观影

在做这项调查时,新京报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观众,在选择观影前,片名会影响判断吗?并且请他们回忆,哪些片名令他们印象深刻?

●我每个星期想看什么电影之前,一般都会打开豆瓣平台看正在热映的电影,片名对我的直观感受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很妙的电影名会让我想进一步去了解这部电影,比如2021年3月上映的《又见奈良》,就感觉到这个片名很有文艺气质,加上我也有类似的留学经历就想去看。也有很奇葩的长片名电影让我直接拒绝,比如《我想结婚的时候你在哪》,不仅贩卖了单身焦虑,一听就觉得这个电影很扯,果不其然最后豆瓣只有4分。 口述:王玉(化名)

●有些片名实在太长、太拗口,并且不知道它具体要表达什么意思,我觉得爱情片就是情感表达的“重灾区”,比如今年情人节档的几部片名根本分不清楚。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这是我印象中最深刻的长片名,但第一次听说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电影具体要表达什么,没有太引起我的兴趣,除非是这个导演或是主创的粉丝才会进电影院吧。 口述:李江(化名)

●我知道一个片名,除了导演,大概没有人知道这部电影片名是怎么取的,这部电影最后也没能吸引我进电影院看看,叫《画个圈圈之摩天轮》,也不知道这部电影是幼稚还是单纯,画个圈圈除了变成摩天轮,大概还能变成甜甜圈吧。 口述:李小明(化名)

●片名对我是不是看这部电影非常重要,有些电影听名字就想看,比如《澳门风云》系列,《捉妖记》系列,这些片名就算因为续集变得很长也是我去看的固定项目。有些听名字就觉得是烂片,比如《找个高富帅》、《分手,不分手》、《我的男友和狗》这种爱情片即使片名不算长也会让我觉得三观不正,不想看。印象中最长的奇怪片名是《见习警员白忆男之初来乍到》,只想问一句,白忆男是何方神圣? 口述:王洁(化名)

圈内人揭秘

改片名为了“出圈”,也会“改崩”

在业内,一向有个说法是“片名取好,票房增收”,好的电影片名虽然对票房没有决定性的作用(更多的电影票房取决于电影本身质量),但作为给观众的第一印象,也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很多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电影名字的改动其实有很大的学问,改片名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如果能够对电影有好处,哪怕在上映前夕的最后一刻都应该坚持换上一个最合适的名字。曾担任过《观音山》、《万物生长》等多部电影制片人的方励就直言不讳,“一个好的片名价值3000万元”,如果真的将电影片名改到“出圈”,是一定能够吸引很多观众来看的。他强调片名的重要性,也认为这是一门艺术创作,需要努力去创作有意境、引起观众好奇心且带有情感的片名。

北京遇上西雅图最开始叫美丽有缘

国产电影在上映前改名字的例子也有很多,比如,宁浩执导的电影《玩命邂逅》改名为《心花路放》后上映;陈可辛执导的影片最初定名为《亲爱的小孩》改名为《亲爱的》后上映;取材自“朝内81号”流传已久的民间故事原本叫《朝内81号》,后来也易名为《京城81号》……这些电影的改名经历都被片方和导演形容为“找到更合适的名字”,也确实收到了不少好的效果,不仅吸引了各自的受众群体,票房也会有所增加。

《北京遇上西雅图》原名之一为《美丽有缘》。

在2013年上映的7字片名的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最初定名则是《美丽有缘》,改名后票房非常理想,以不到3000万元的投资获得了5.2亿元票房,该片导演薛晓路告诉新京报记者,“每次给电影起名都是一项非常难的工程,最初,我做剧本的时候叫《抛锚西雅图》,因为生了个孩子就像抛锚一样,后来觉得这个名字指向不清,会让观众以为更像是灾难片,而不像爱情电影。”开拍后,薛晓路与制片方、剧组人员开始想着换名字,大家的方式是集思广益,再对名字进行投票。第一轮他们选出的片名是《美丽有缘》,但这个名字因为比较土,并没有赢得主创们的满意。因为薛晓路想保留西雅图这个地名,于是在上映前终于选到了《北京遇上西雅图》。在薛晓路看来,片名的长短对于票房没有十足的影响,但片名的辨识度以及上口程度,多多少少会影响观众的第一印象。

多考虑下沉市场,更贴近普通观众

大概很多电影制作方都有过改片名的经验,能给电影想到最合适的名字不是一蹴而就的。于2021年上映的高口碑电影《了不起的老爸》就成为了当时影市的一匹黑马,但这部电影也是经过了多次更名。该片制片人孙吉顺坦言,改片名出于对市场的考虑,事实上,《了不起的老爸》最初有不少片名供选择,整个剧组边拍边想,有建议叫《跑出我人生》,有想法叫《盲马》,后来曾改为《起跑》。“这些名字都很不错,但我们觉得《起跑》太文艺了,到了宣发期觉得名字和普通观众没有太大认同感,再加上我们电影演出阵容没有大咖,跟宣传方猫眼影业一起商量,就改成了《了不起的老爸》,想更贴近普通观众,黏合下沉市场。”孙吉顺还介绍了一个小插曲,他们本想着把电影改为《了不起的老汉》,但确实因为部分地区不太接受(四川)方言专有词,担心名字会有歧义,最后还是敲定了《了不起的老爸》。这个改名的决定也得到了宣传方的认可。

与原片名《起跑》相比,《了不起的老爸》的片名更贴近普通观众,黏合下沉市场。

制片人方励参与制作了多部电影,大家送他个绰号叫做“片名高手”,几乎起电影名的事情都由他一手包揽,他和李玉合作过的多部电影的片名都出自他手,并且很多故事都非常有趣。李玉最早执导的《红颜》,最初片名很长,叫《今年为什么老下雨?》。方励回忆时打趣道,那时候拍戏真的总下雨,连车上贴的标志都是“下雨剧组”,后来他们觉得片名太长,《红颜》似乎更合乎情感意境。

《观音山》也改过很多次名字,在拍摄过程中方励灵机一动,想到片中出现的宝成铁路会经过一站,名叫观音山,这是方励对这条铁路的特殊记忆,也是他对这部电影的一种意境感怀。“最开始,别人有不同意见,认为应该叫《丹凤眼》,后来他们拿到微博上征求意见,发现90%的人都支持《观音山》,后来就取了这个名字。”

电影《二次曝光》的取名也有内幕,“在电影里,女主角会面对童年、成年两次情感打击,导致了她的纠结和内心挣扎,等于是二次伤害。所以给电影取名要从意境走,注重人文情感、气质、氛围是什么,最好的电影片名需要有留白、有意境,要有想象力,一个片名引起了观众的好奇心,就有机会能够获得更多关注。”

在制片人方励看来,《断·桥》的片名非常有意境。

即将于2022年上映的电影《断·桥》从开机以来便备受关注,这个片名就是来自于方励的一次“脱口而出”,最开始也有不赞同声音,说“断桥”容易联想到《白蛇传》中的断桥,于是他决定在两个字中间加一个点,以此让这个片名多了一层含义:“这个点不仅破了《白蛇传》里对断桥的传统想法,并且能够体现出情感割离的鲜明对比,观众看完电影后会非常明白这个片名的意思的,是非常有意境的。以前他们建议这部电影叫《黑夜给我,黎明给你》,我认为有些煽情,且太俗了,而《断·桥》的立意比较传神。”

在两位制片人方励和孙吉顺看来,片名决定了电影的调性,重要性无须赘述,尤其是在现在的电影市场里,营销方式多种多样,每个电影也有自己的定位和“打法”,但要问给电影改片名谁说了算,就要看具体岗位上大家扮演的角色和分工,但无论是哪个环节来决定,都是为了让电影更好。孙吉顺笑说,自己最近正在筹备一部钓鱼元素的电影,也正纠结于电影名字需要叫什么,“我们去网上多次征集,也四处询问,既不想很普通,也不想特别文艺,如果大家有好主意,都可以告诉我们(笑)。”方励也笑着表示,尽管自己起了这么多片名,依旧认为这是一件苦差事,他反复强调一个观点,“起片名要走心,需要反复斟酌,给兴趣,注重留白,无奈现在很多电影的名字着实不忍直视,连片名都算不上。”

“耗尽元气”开30多次会能“改崩了”

在电影宣传人员赞太看来,片名是面向市场和观众的最好的广告标语,无所谓长短,要根据影片内容挖掘影片潜力,既符合市场预期,又能突出影片类型,“在一部电影的宣传营销时期,他们都会与制片方、导演充分沟通,决定最好的片名,比如洪金宝主演的《我的特工爷爷》最初的片名叫《老卫兵》,他们认为这个名字不太有卖相,想突出动作类型,于是就进行了更名,赞太补充道:“宣传方肯定会就着市场和影片的内容,想一个最能代表影片又能突出类型和市场卖点的片名,大家都是为了电影好,也想着怎么有更高的市场回报。”

《我的特工爷爷》最初的片名叫《老卫兵》。

当然,有些时候改片名并没有上述几个例子那么“顺利”,甚至会产生很多意见分歧,从事多年宣传营销工作的王雨娇就直言“改一次片名,耗尽一次元气”,她说自己经手的几个电影几乎都会改名,有一次遇上的导演是个“超级强迫症”,每次想法很多,也经常容易变卦,再加上导演认为自己对电影片名有着绝对的掌控权,所以改起名来“特费事儿”:“每次我们确定一部电影片名需要开很多很多会,甚至会吵十几次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某部爱情片的片名开了30多次会,其中很多次都一度‘改崩了’吵了起来,后来也只得冷静下来从长计议,但这样的沟通也是为电影好,大家都可以理解。”

新京报资深记者 周慧晓婉

制图 新京报倪萍

资深编辑 黄嘉龄 校对 翟永军

(原标题:《我们查了近八年2783部国产电影片名,发现了不少秘密丨调查》)

(责任编辑:李思_NBJ1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