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造协议、私刻公章 股权被变更“复议认定”却遭“民事败诉”打了谁的脸

2022-05-27 12:22 今日头条

  村支书“巧妙”变更股东信息 “掠夺”他人资产六千万

  2018年,烟台西蒙西轴承有限公司、西蒙西汽车轴承有限公司改制(下文简称烟轴和汽轴),烟台西蒙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执行董事穆玉彬,以实业公司借款的方式拆借资金6000多万元参与烟轴和汽轴两家公司的竞标并成功摘牌。

  2018年8月工商登记变更后,烟台西蒙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拥有烟轴和汽轴100%的股权,穆玉彬成为两家公司的法人、总经理。穆玉彬个人虽然债务压身,事业上却再上新台阶,开始大刀阔斧谋划起科技兴企的实业梦。他一边对两家公司进行内部整顿,一边东奔西走揽订单,忙得不亦乐乎。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从天而降,在自己成功摘牌后不久,一个巨大的商业阴谋正悄悄向他袭来。

  2018年的一天,穆玉彬正在跟客户洽谈业务,眼看就要签单。突然对方打来电话:“老穆,你到底是不是汽轴的老板,烟轴和汽轴公司的法人、经理、大股东都不是你,你还在和我签合同,是不是玩笑开大了?”

伪造协议、私刻公章 股权被变更“复议认定”却遭“民事败诉”打了谁的脸

  穆玉彬糊涂了!“这不可能啊?我马上查!”他让人到“天眼”上一查瞬间就蒙了——自己的两家公司竟然被人偷走了!

  事实上,烟轴和汽轴两家公司的股东、法定代表人、董事和公司章程等已经被人偷摸变更,工商登记中凭空多出牟某松、牟某鹏两名新股东。

  村书记牟某松不费吹灰之力,仅凭材料造假,就能堂而皇之在工商登记中变更法人、股东和股权,把别人的公司凭空盗为己有,原始股东6000万被“掠夺”走。

  行政复议依法裁决辨真伪

  穆玉彬不服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行政审批服务局于2018年11月14日对两家轴承公司作出的公司变更(备案)登记,多次上门查证并申请变更,却每次都失望而归。相关人员硬是把假的做成了“真的”。

  2019年1月11日,穆玉彬代表西蒙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向烟台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申请复议并依法受理。

  经过2个月的证据调查最终审理终结。

  行政复议决定书(烟开复决字[2019]第2号,烟开复决字[2019]第3号):“对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行政审批服务局于2018年11月办理烟轴和汽轴公司股权、法定代表人、董事、公司章程变更时,所依据的《股东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公司章程》均是伪造的,申请人并不知情,股东穆玉彬的签字为冒签,与之前变更档案中的签字均不一致,不存在所谓股权转让关系,行政审批服务局未尽审慎审查义务,导致登记错误”。

  另经烟台开发区行政复议听证会上抽签选取的烟台衡信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三份《烟台西蒙西轴承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和《烟台西蒙西汽车轴承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上加盖的印章、“穆玉彬”法人的签字均非本人书写,印文与两家公司的《产权交易合同》中的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

伪造协议、私刻公章 股权被变更“复议认定”却遭“民事败诉”打了谁的脸

  私刻印章、虚假签名、暗箱操作侵吞他人资产已是铁的事实。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三)款之规定决定如下:撤销开发区行政审批服务局于2018年11月对烟轴和汽轴公司作出的股东、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及董事、经理、章程备案登记行政行为。

  “复议结果”难改“偷梁换柱” 解释令人咋舌

  事实证明,行政复议决定书并没有改变两家公司变更(备案)的结果。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行政审批服务局在行政复议过程中同样列举了一连串法律依据和“行政正确”的理由。

  该局认为烟轴和汽轴公司变更(备案)登记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核准登记行为并无不当:材料、签名、盖章等符合工商总局《内资企业登记提交材料规范》要求;对烟轴和汽轴公司的登记材料已尽到应有的审查义务;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资料真实性负责;“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工商登记环节中的申请材料实行形式审查”;签名、盖章、签字不存在明显虚假问题;本案穆玉彬的持股比例为20%,即使穆玉彬不是本人签字,也不存在“申请材料不符合法定形式”的情形。

  在这里,相关法律规定明显被烟台开发区行政审批服务局用在了对本案的辩解之中。问题在于,事实的本身是错误的:烟台西蒙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对两家轴承公司100%控股,分别被变更为穆玉彬仅占20%和5%的股份。这一切均是在公司印章、文件、签字全套造假、本人概不知情的前提下制造的。变更登记中一切资料都是假的,何谈“持股比例为20%;即使不是本人签字,也不存在申请材料不符合法定形式的情形”等问题。

  不顾证据事实强行维护错误,“神操作”动力从哪来?

  鉴定中心的证据链和申请人一次次上门求证、当面说明,以及行政复议的决定书,在开发区行政审批服务局工作人员面前,犹如轻风拂面,充耳不闻。错误终究没有纠正!

  “绝不认错”的勇气从何而来?面对行政复议的证据和结果,行政审批服务局甚至不惜去法院上诉也要维护自己的“正确”。股权变更的一系列造假行为,在行政审批服务局面前竟然能找到诸多文件、甚至是法律条文作依据,这其中该有多大的力量在推动,行政审批服务局不顾材料做假,坚持变更相关企业信息,以牟某松为“法人”的套路高手,隐匿烟轴和汽轴公司真实股权归属情况,在行政复议决定书生效且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以烟轴和汽轴两公司作为抵押,“合理合法”从浦发银行和建设银行获得多达5000多万元贷款。

  枉法裁决蹊跷百出,证据从何来?

  期初,牟某松与穆某彬之间签定的《项目投资补充协议书》约定购买烟轴公司的全部款项由牟秀松出资,穆某彬前期投资作价1200万元,占烟轴20%股份。

  然而,2018年,在北交所上市交易的关键时期,牟某松提出自己没有资金,让穆某彬为法人的实业公司去凤凰投资借款。最终,烟台西蒙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向烟台开发区凤凰投资有限公司借款购买了烟轴公司。

伪造协议、私刻公章 股权被变更“复议认定”却遭“民事败诉”打了谁的脸

  这一借贷行为因签有借据,附有银行流水和还款记录,已经成为法律意义上的事实。

  据穆玉彬称:“烟台开发区法院审理这一商业纠纷期间,凤凰投资在没有事先告知借款方穆玉彬的情况下,突然向法院为牟秀松一方出示一份《情况说明》。根据这一“说明”,烟台西蒙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法人穆玉彬向凤凰投资的借款被私自改为凤凰公司投资给牟某松的款项。这份“情况说明”既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15条规定“法人、承办人、企业公章齐全,三者缺一不可,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规定。同时,对这一“情况说明”,穆玉彬本人也不知情,即:这份“情况说明”与法律、与事实相违背。”

  在穆玉彬看来,开发区法院的判决更是蹊跷百出。

  第一,双方并没有签定汽轴公司的投资意向,该公司与牟秀松一方没有任何关系,然而开发区法院却妄顾事实将汽轴公司直接判给牟秀松一方。第二,穆玉彬与牟其鹏没有签订过任何合作协议,在资金上没有任何往来,双方根本没见过面,“情况说明”也没有提及牟其鹏此人,法院却将烟轴公司30%的股份、汽轴7.5%的股份判给了牟其鹏;第三,双方的投资补充协议中明确约定了股权出让金的对赌条款,法院在债权纠纷没有审理清楚的前提下,作出了不公正的股权判决;

  第四,牟秀松一方在签定股权转让协议后一直没有支付任何股权转让金,却在开发区法院的判决书中获得法律意义上烟轴50%、汽轴12.5%的股权。

  二审判决意外冒出“神秘答辩人”

  围绕烟轴和汽轴公司的归属问题,商业纠纷一直在持续,以至于穆玉彬的正常业务被迫叫停。

  2020年12月2日,烟台中院的法律判决文件显示:“烟轴和汽轴纠纷判决书落地成文,维持一审判决”。令人不解的是,该判决书中无故多出一名“神秘答辩人”。

  在行政复议决定书生效的情况下,穆玉彬本该是两家轴承公司的法定法人和股东代表,也是这次商业纠纷的当事人。然而,中级法院的这次庭审,令穆玉彬和律师十分意外的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判决书中出现了一个不利于穆玉彬一方的“神秘的答辩人”,该答辩人始终没出现在庭审现场,法庭却私自采用了他的“厅外答辩状”。

  村书记私自挪用社保金,查来查去“挪对了”

  利益永远是罪恶的源动力。牟某松为了达到侵吞烟台西蒙西轴承有限公司、西蒙西汽车轴承有限公司两家企业资产的目的,可谓绞尽脑汁,最终打起村民社保的主意。

  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村书记这件“大事”被有关部门层层接访后返回到胜利东村所属的烟台开发区福莱山街道办事处。书记牟某松挪用村民社保基金为自己购买股权等问题,办事处也是“有诉必答”,却总是答非所问。

  且看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福莱山街道办事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的几次回函:

  “关于2018年5月至6月期间挪用胜利东村全体村民社保基金2000-3000万元用作自己做生意资金的问题。”

  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福信复字[2021]27号)回函:“经查,胜利东村村民的社保基金由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责管理,牟秀松作为村党支部书记,没有权限接触,挪用该项资金,在调查中未发现其存在挪用社保基金的情况,该问题与实际不符。”

  福信复字[2021]107号、121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回函:“经查,2018年3月22日,经财政部门同意,胜利东村从本村社保资金账户中支出3000万元,于6月4日全额归还。”

  2021年12月28日,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福莱山街道办事处听证会结论:

  2018年3月22日,经开发区财政部门同意,胜利东村居委会从本村“两保”资金账户中支出3000万元。该账户专门用于存储村集体的土地征收款,账户内资金属于财政部门代管。经胜利东村村民代表会议表决通过,将该笔资金暂借给金东公司,以扶持企业发展。2018年6月4日胜利东村居委会将该笔款项全额归还。

  从27号回函“调查中未发现其存在挪用社保基金的情况”,到“107号、121号回函说,经财政部门同意,胜利东村从本村社保资金账户中支出3000万元,于6月4日全额归还”,再到听证会结论“经胜利东村村民代表会议表决通过,将该笔资金暂借给金东公司,以扶持企业发展。”这一系列运作和说词,不得不让人怀疑,福莱山办事处在这一信访事件上可谓“用心良苦”。穆玉彬认为,先是“未发现”后是“经财政部门同意”,反复修改,最后终于拿到“村民代表会议表决通过”的证据,函函接近“正确”,精心制造“事实”。

  另外,关联方曾经要求相关部门拿出最原始的社保基金流向和全体村民的亲笔签字,抑或第三方审计报告至今没有回复。

  福莱山信访“有学问”糊涂僧判起“葫芦案”

  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福莱山街道的信访在对牟某松事件的处理上让人难以理解。

  关于2018年8月牟秀松使用村集体大楼为自己做抵押担保2950万元投资做生意的问题。

  福信复字[2021]27号:“经查,牟秀松使用办公楼作为抵押担保,进行投资的事情属实,但该办公楼产权属于烟台金东经济发展总公司,该公司已于2004年完成改制,并非属于村集体资产,属于正常的抵押行为,不存在违法违纪问题。”

  事实真相却是工商登记标明所抵押的房屋属于烟台开发区金东房地产建筑开发公司。该企业性质是集体所有制,行业:房地产业,工商注册号:370635018014238。抵押物的不动产权证号“鲁(2017)烟台市开不动产权第0024444号”,而金东房产这个集体企业与烟台金东经济发展总公司是两个独立法人单位。穆玉彬认为牟某松所抵押的是集体财产。

伪造协议、私刻公章 股权被变更“复议认定”却遭“民事败诉”打了谁的脸

  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福信复字[2021]107号)再次发函:

  “经查,金东经济发展总公司收购西蒙西轴承公司后,西蒙西轴承公司有约3000万元分红未兑现,因此,金东经济发展总公司将位于金东小区3号的办公楼进行抵押担保,约定三年还清,目前已还清。该办公楼的产权属于金东经济发展总公司,而金东经济发展总公司已于2006年进行了改制,与村集体脱钩,属于独立经营的股份制企业,抵押担保属于企业自身的经营行为,与村集体无关。”

  烟台开发区金东房地产建筑开发公司所提供的抵押合同中抵押房产与福信复字[2021]107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所提“金东经济发展总公司”毫无关联。

  从私刻公章、内幕操作变更股权,侵吞企业资产,到骗取巨额银行贷款,牟某松等人初步达到空手套白狼的罪恶目的,谁又是该事件的幕后黑手呢?穆玉彬陷入深思和不断申诉中。

  来源:腾讯新闻@咨询一点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