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页防疫手册成废纸 日本打算靠鞠躬保证奥运安全?

2021-07-19 09:43 后厂村体工队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顶着各种压力耽搁了一年的东京奥运会终于要开幕了,但是在疫情影响下,东京这次奥运会似乎很难顺利地开下去……

日本目前仍有29242名新冠确诊病例,仅仅7月17日一天就新增3886名新冠感染者,其中举办奥运会的东京都连续4天超过1000名新增病例,东京首都圈或迎来第五波疫情。面对依旧严峻的疫情环境,东京都还要每天迎接成千上万来自海外的运动员和游客,防疫压力可想而知。

东京奥运会就在压力之下被迫取消了奥运村的开村仪式,并且制定了一系列配套的防疫措施应对庞大的人流量。东京奥组委用32页的《防疫手册》,写明相关人员在出入境和日常生活方面需要遵守的细则规定,违反者按严重程度不仅可能被罚款或取消参赛资格,甚至会被永久吊销奥运注册资格。

《手册》里首先对入境人员进行了严格的要求,前往日本的相关人员需要在14天前做好健康检测,通过手机下载日本官方制作的健康管理软件,提交两周的活动计划报告。

抵达日本时,相关人员需要持有出发前72小时候的核酸阴性证明方可入境,奥组委还专门设置了运动员专用通道,让海外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在机场就开始与普通游客隔离开来,在机场核酸检测为阴性后方可进入日本,同时入境后未经许可不允许乘坐公共交通设施,也不允许前往商店等公共场所。

为了方便比赛的举行,运动员在完成了所有必要测试之后,无需等待14天的隔离期便可参加比赛。

在日常起居生活中,《手册》还提到,人与人之间禁止拥抱握手,房间每30分钟要进行通风换气,要立刻更换湿了的口罩,洗手至少30秒……

东京奥组委提倡运动员尽量单独就餐,并且通过APP实时监控餐厅的人流量,制定了每人间隔2米的安全距离,为了隔开座位,避免飞沫传播,奥运村餐厅由4300个座位减少到3000个,每个座位都放有隔离挡板和消毒用具。

奥运村健身房的器材之间装有隔离板,防止飞沫传染,并要求运动员健身训练时也不应该摘下口罩。除了吃饭、睡觉等必要时间内,其他时候都不允许摘下口罩,工作人员也必须全程佩戴口罩。

而在比赛期间,也针对防疫要求对比赛规则进行了修改。比如大家都关注的乒乓球在这次奥运会上就不允许运动员用手擦桌子上的汗,需要先请示裁判,得到允许之后方可进行,也不允许运动员发球时吹球,热身赛上马龙和刘诗雯都因此被裁判警告。

连在颁奖仪式上,球员也需要自给自足,不再设有司仪为获奖运动员戴上奖牌的环节,要运动员自己亲手戴上奖牌。

去年1月份,东京奥组委公布奥运村内全部改用纸板床,美其名曰“环保”,此举也被很多人痛批你们也太抠了,没钱就说没钱,在床上面扯什么环保。而随着疫情大流行,恰好又给了奥组委一个借口,说是纸板床不仅是节约和环保,还是为了避免运动员聚集,这是禁止运动员啪啪啪的奇招,“每张床都反对性行为,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只要剧烈运动,床就会塌。

但是,禁止运动员之间握手、拥抱、进行性行为的东京奥组委,却在奥运村发放了15万个安全套,这事不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竟然不让啪啪啪,那么为啥还要发安全套呢?而东京奥组委的解释和上届里约奥运会的欲盖弥彰一样——“虽然不让啪,但你们可以把套套带回家”……

其实,“把套套带回家”只是个说辞,发放安全套这一举动就表示当地奥组委自己非常清楚,所谓的防疫只是掩耳盗铃,纸板床和虚假的防疫要求根本无法制止运动员们因荷尔蒙聚集在一起。只要想啪,哪里都可以……

不难看出,东京奥运防疫手册虽然洋洋洒洒写了32页,其实执行起来根本是漏洞百出。

《手册》上写道,运动员每天要参加核酸检测,每天早上9点或者下午6点提交唾液样本,但是,需要自己采集唾液样本,这一环节显然给了别有用心的人偷鸡摸狗的机会。

就像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自称天天都在家抽大麻的奥多姆,为了躲过尿检,在网上买了个假丁丁就在检察官面前蒙混过关了。如果奥运会进行期间出现有人用了假的唾液样本,一点也不出奇。

而且,奥组委不是要求人人都要每日核酸检测,对于那些不常与运动员进行密切接触的工作人员,只需要每4天进行一次检测而已(由此可见日本东京的检测能力)。

很快,打脸的事就来了……

6月19日,当乌干达代表团抵挡日本时便被检测出两名随行成员感染新冠。7月16日,尼日利亚一名随行工作人员也在机场被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7月17日,当中国乒乓球队抵达日本时,机场内就有日本网红冲上前去试图与运动员们合影,从媒体报道的视频内容可以看出,总共有三人在队员身边徘徊,甚至还有人拉下口罩近距离与运动员接触。

而《手册》上提到的运动员专属通道,在哪呢?

可以看出,日本方面的防疫工作看似规定严密,其实极其松散,根本起不到“奥运泡泡”的封闭作用。

截止至7月18日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已经有55名相关人员确诊新冠,其中包括一名运动员。前韩国奥运兵乓球金牌获得者,现韩国乒协主席柳承敏也承认在抵挡日本机场后检测出新冠阳性,而他在出发前已经接种过两剂新冠疫苗。

看看主办方如何安顿参赛人员就能够明白,为什么不仅是各国代表团不信任日本的防疫力度,连日本当地民众也对他们深表怀疑了。

中国帆船队由于比赛场地离奥运村太远被安排在附近的酒店居住,但酒店却接纳游客,运动员与游客混住显然是个大问题,帆船队队员张小东提到:“酒店的防疫措施存在漏洞,也正在与组委会协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这次反映也引起了日本当地民众的热烈反响,认为日本当局的防疫措施实在不够严谨。

而根据路透社在6月14日的报道,巴西柔道队员下榻的卫浴东京西南部滨松市酒店爆发疫情,七名工作人员确诊新冠。虽然混住的巴西运动员没有确诊病例,但其中一名相关工作人员被报道感染新冠。

参赛者居住环境的管理松散的确是个大问题,本应该把参赛者和普通民众隔离开来,确保“奥运泡泡”的严密性,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

日本媒体也透露,一些运动员和工作人员根本不理会防疫手册的要求,外出前往周边餐厅和商店,防疫要求形同虚设。而根据环球网记者以亲身经历现身说法,在酒店进行隔离期间,隔离人员可以在酒店内随意活动,甚至可以离开酒店到附近进行时长为15分钟的购物。管制根本达不到严格的标准。

7月16日,乌干达举重运动员赛奇托雷科因世界排名下降失去参赛资格,在酒店留下一张要留在日本打工的纸条,不辞而别,可见防疫要求形同虚设。而且,乌干达举重运动员的“失踪”,又攻破了《防疫手册》上对参赛人员的出入境有严格管制的一条——当运动员比赛结束必须尽早离境,不得逗留——直到现在,东京奥委会还没找到这个跑路的选手。

而且,东京奥委会防疫思路中出现的矛盾也令人感到疑惑,虽然明文规定运动员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但却允许数以万计的海外观众进场观赛。在东京奥运会的官网上写道:“首先要确保海外持票的游客能够入境观看奥运会,因为有大量外国游客,所以很难控制他们自我隔离和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虽然疫情严重的东京地区、北海道和福岛县将空场比赛,但其他地方仍然打开门欢迎观众进场观赛。根据日本电视台6月19日的报道,东京奥运会观众人数不超过场地可容纳人数的一半,且总数不超过一万人,但在疫情环境下数以千计的人流聚集量,仍然是个不小的数字。

那么,当大量的观众涌入,能够在各种地方与相关人员接触,而奥运村里的人员又可以想出就出,这么一来,任何防疫规定都只是徒劳,根本就是个破掉的“泡泡”。

奥委会主席巴赫提到,7月1日至16日期间,在15000名奥运相关入境人士之中“只”检出15例新冠阳性病例,他认为:“这是一个相当低的比例,而且他们会立刻被隔离,不会影响其他奥运参会人员以及日本本土民众的安全”。

防疫效果全球首屈一指的我国,现在仍忌惮于疫情下人员流动的不确定性,各大体育联赛都还没有恢复主客场制度……巴赫“海外参赛者不影响日本民众安全”的发言,显然无法令人信服。假如哪个感染新冠的参赛者又跑路成功,那可真是啪啪打脸了。

而在巴赫说完“举办奥运没有风险”之后的7月17日,奥运村的“泡泡”却应声破裂,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奥运村内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防疫措施告破,而且当日还新增了奥运相关人员的15例新冠确诊病例,是东京开放奥运相关人员入境以来,新冠确诊病例最多的一天。

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表示:“入境有新冠病例无可避免,关键是如何处理”,这一段话或许就是这次顶着严峻疫情都要强行开幕的东京奥运的缩影——先别管运动员和当地民众了,能把开东京奥运会投的钱捞回来多少算多少吧!

作者:brad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